瑞戈非尼(regorafenib)、瑞格非尼在转移扩散性结直肠癌患病者中的应用

2022年4月9日14:01:42 发表评论
摘要

  在第 3 期 CONCUR 试验 (NCT01584830) 中, 瑞戈非尼 /瑞格非尼与安慰剂相比提高了亚洲难治性转移性结直肠癌 (mCRC) 患者的总生

  在第 3 期 CONCUR 试验 (NCT01584830) 中,瑞戈非尼(regorafenib)/瑞格非尼与安慰剂相比提高了亚洲难治性转移扩散性结直肠癌 (mCRC) 患病者的总生存期 (OS)。我们对 CONCUR 中的国内患病者进行了事后亚组分析。


瑞戈非尼(regorafenib)、瑞格非尼在转移扩散性结直肠癌患病者中的应用

  方式

  尽管至少有两种既往医治方案且东部肿瘤协作组体能状态为 0-1 的 mCRC 成人患病者,在每个 4 周周期的前 3 周内按 2:1 随机分配至瑞戈非尼(regorafenib) 160 毫克 每日一次或安慰剂组。允许修改剂量。主要终点是 OS。次要终点包括无进展生存期、客观总体反应、疾病控制率和安全特性。

  结果

  共有 172 名国内患病者被随机分组并接受医治(瑞戈非尼(regorafenib)n= 112,安慰剂n= 60)。瑞戈非尼(regorafenib)与安慰剂相比,OS 显着改善(区别为8.4个月和6.2 个月;风险比 [HR] 0.56,95% CI 0.39–0.80;单侧P= 0.000632),无进展生存期也是如此(HR 0.32,95% CI 0.22–0.47;单侧P< 0.000001)。最常见的药品相关 ≥ 3 级医治出现的不良(系统自动过滤词)(TEAE;瑞戈非尼(regorafenib)、安慰剂)是手足皮肤反应(19%,0%)、高血压(13%、3%)、低磷血症(7%、0 %)、丙氨酸转氨酶上升 (6%, 0%) 和天冬氨酸转氨酶上升 (5%, 0%)。在区别接受瑞戈非尼(regorafenib)和安慰剂的患病者中,TEAE 导致医治中断的比例区别为 14% 和 7%,剂量降低的比例区别为 39% 和 0%,以及剂量中断的比例区别为 64% 和 20%。

  结论

  这项回顾性分析表明,瑞戈非尼(regorafenib)/瑞格非尼为国内先前接受过医治的 mCRC 患病者提供了优于安慰剂的 OS 好处。TEAE 与瑞戈非尼(regorafenib)的安全特性一致,并且能够通过医治修改进行控制。

  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瑞戈非尼(regorafenib)/瑞格非尼改善了占 CONCUR 总人口 84% 的国内患病者的生存几率。瑞戈非尼(regorafenib)医治的国内患病者的中位 OS 为 8.4 个月,而安慰剂为6.2 个月(HR 0.56,95% CI 0.39–0.80;单侧P= 0.000632)。瑞戈非尼(regorafenib)在国内患病者中的 PFS 也明显优于安慰剂,疾病控制率也是如此。这些结果与大型国际 CORRECT 试验中显示的瑞戈非尼(regorafenib)的好处一致,该试验主要包括非亚洲患病者。

  国内患病者的 OS 和 PFS 分析显示,瑞戈非尼(regorafenib)对接受过任何先前靶向医治的患病者有益。OS 收益(HR 0.72;中位 OS 7.5与6.7 个月)与 CORRECT 研究中观察到的相似(HR 0.77),其中所有患病者都曾接受过贝伐珠单抗医治,51% 的患病者此前接受过抗 EGFR 医治。当前研究中的探索性分析表明,瑞戈非尼(regorafenib)在既往未接受过靶向医治的患病者亚组中的收益更大(HR 0.36;中位 OS 9.0与4.8 个月)比之前接受过任何靶向医治的患病者多。这表明瑞戈非尼(regorafenib)的收益阶段可能受先前医治的影响。然而,这些通过先前靶向医治对 OS 进行的探索性分析需要在前瞻性试验中进行确认。

  在我们的分析中,很大一部分患病者的KRAS或BRAF状态未知,因为在进行 CONCUR 研究时,检查KRAS或BRAF突变在国内并不是常见的临床实践。我们的结果表明,瑞戈非尼(regorafenib)在所有测试的亚组中都提供了好处,包括KRAS或BRAF状态未知的患病者。

  该分析中的瑞戈非尼(regorafenib)/瑞格非尼安全特性概况与初期研究基本一致。瑞戈非尼(regorafenib)和其他多激酶抑制剂的研究表明,与非亚洲患病者相比,亚洲患病者中药品相关的 HFSR 更为常见。当前分析中瑞戈非尼(regorafenib)相关 HFSR 的发生率为 72%,高于大部分非亚洲 CORRECT 人群的相应比率 (47%),并接近 CORRECT 日本亚人群的比率(80%)。值得注意的是,19% 的患病者发生了 3 级瑞戈非尼(regorafenib)相关 HFSR,与整体 CORRECT 人群 (17%) 的发生率相似,但低于 CORRECT 日本亚群 (28%)。虽然 HFSR 在 CONCUR 的国内患病者中很常见,但它是可控的,导致只有一名患病者停止医治。

  据报道,瑞戈非尼(regorafenib)/瑞格非尼的肝毒性在亚洲人群中比非亚洲人群更常见。与这些发现一致,我们的结果显示,与 CORRECT 研究相比,瑞戈非尼(regorafenib)的药品相关 ≥ 3 级胆红素上升、ALT 上升和 AST 上升的发生率更高。与非亚洲人群相比,亚洲人群中肝酶上升和 HFSR (系统自动过滤词)发生率较高的原理尚不明白。在 CORRECT 的分析中,未发现瑞戈非尼(regorafenib)相关 TEAE 的发生率与体重指数或体表面积之间存在相关联性。在 CORRECT 和 CONCUR 研究中对瑞戈非尼(regorafenib)药代动力学的分析发现,亚洲和非亚洲患病者之间或国内我国内地和其他地理区域的患病者之间,瑞戈非尼(regorafenib)或其药理活性代谢物的暴露量没有显着差异。

  在我们的分析中,由于 TEAE 导致的停药率很低(瑞戈非尼(regorafenib) 14%,安慰剂 7%),与整个 CONCUR 人群的发生率相似。在国内亚组中,导致超过 1 名患病者停药的仅有两个 TEAE 是胆红素上升 (n= 5) 和 ALT 上升 (n= 2),这表明大多数 TEAE 是通过剂量调整来控制的,允许患病者继续吃医治。研究表明,常见的瑞戈非尼(regorafenib)相关 TEAE 首先发生在初始医治周期。这突出了在医治过程的初期使用推荐的医治修改以根据患病者的耐受性定制剂量的重要性。此外,最近的一项随机 2 期研究 (ReDOS) 的结果表明,以低于批准的 160 mg剂量开始使用瑞戈非尼(regorafenib),然后延长剂量是一种可行的个体化给药策略,可用于临床实践和能够让患病者接受更长时间的医治。我们对患病者报告结果的结果表明,瑞戈非尼(regorafenib)组和安慰剂组的生活质量和健康状况相似。

  总之,这项事后亚组分析表明,瑞戈非尼(regorafenib)/瑞格非尼在接受既往医治后出现进展的国内 mCRC 患病者的 OS、PFS 和疾病控制方面优于安慰剂。瑞戈非尼(regorafenib)在国内 CONCUR 亚组中的安全特性与亚洲患病者中瑞戈非尼(regorafenib)的已知安全特性一致。【微信:yaodaoyaofang】扫描下方二维码了解更多:

药道网—药到病除,助力生命。汇聚全球药品资讯:帕博西尼多少钱

weinxin
微信咨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南亚先生

发表评论

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