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戈非尼(Regorafenib)治疗难治性转移性结直肠癌安全性

2022年10月21日13:16:18瑞戈非尼(Regorafenib)治疗难治性转移性结直肠癌安全性已关闭评论

尽管之前接受过医治,但转移扩散性结直肠癌 (mCRC) 患病者通常会出现疾病进展。对于这些患病者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2012 年,瑞戈非尼(Regorafenib)获得批准用于 mCRC。在这项荟萃分析中,我们旨在收集和展示现有数据,以探索瑞戈非尼的临床应用。

瑞戈非尼(Regorafenib)治疗难治性转移性结直肠癌安全性

方式:

瑞戈非尼(Regorafenib)治疗难治性转移性结直肠癌安全性

系统检索了更新至 2017 年 11 月的在线电子数据库,如 PubMed、Embase 和 Cochrane 图书馆。瑞戈非尼在医治难治性转移扩散性结直肠癌患病者中的有效性试验包括在内,其中主要结果包括 3 个参数:总生存期 (OS)、无进展生存期 (PFS) 和 3/4 级 AE。

瑞戈非尼(Regorafenib)治疗难治性转移性结直肠癌安全性

结果:

本次荟萃分析共纳入 4 项试验。使用瑞戈非尼(OR = 0.78,95%CI = 0.65–0.94,I2 = 69%,P = .008)和 PFS(OR = 0.52,95%CI = 0.34–0.79,I2 = 97%,P = .002)。然而,瑞戈非尼组最常见的毒性发生频率高于对照组(OR = 3.73,95%CI = 1.68–8.28,I2 = 79%,P = .001)。

结论:

瑞戈非尼(Regorafenib)对难治性 mCRC 具有更好的治疗效果和可控的不良事件特点。考虑到瑞戈非尼的安全性,需要进一步的研究和临床实验来研究瑞戈非尼的剂量,并且需要替代方式来探索用于医治选择的预测性生物标志物。

瑞戈非尼(Regorafenib)是一种多激酶抑制剂和口服药品,可阻断与肿瘤微环境(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受体和血小板衍生生长因子受体)、肿瘤发生(RAF1、KIT、RET、BRAF 和 BRAF V600E)相关的几种蛋白激酶的活性和血管生成(TIE2 和 VEGF 受体 1-3)。

2012 年,瑞戈非尼(Regorafenib)被批准用于医治结直肠癌患病者。两项前瞻性随机试验显示了瑞格非尼对难治性 mCRC 患病者的临床好处。然而,由于其不良反应,在几位作者之间存在关于瑞戈非尼的临床意义的争论。此外,鉴于在试验环境中能够发现适度的有益效果,临床实践是否有类似的结果仍然不确定。我们通过各国对照试验的结果汇总来特殊关注这个问题。

使用瑞戈非尼(Regorafenib)时常见的 3 级或更高级别的不良事件是腹泻、高血压、疲劳、手足皮肤反应和血小板降低症。尽管与对照组相比,瑞戈非尼组发生不良事件的可能性更大,但大多数不良事件能够通过降低或停药来控制。频繁发生的不良事件,需要进一步研究瑞戈非尼的给药剂量。根据最近发表的一项回顾性研究,与瑞戈非尼医治相关的不良事件是剂量依赖性还是时间依赖性尚不明白。因此,考虑到瑞戈非尼(Regorafenib)的安全特性,研究毒性驱动的剂量是高度相关的。需要进一步的工作来确定生物标志物,这些生物标志物能够为医治提供进一步的定制,以最大限度地获得临床好处。

我们的数据表明,瑞戈非尼(Regorafenib)可被视为晚后期 mCRC 的新型标准治疗方法。然而,还有几个未解决的问题有待进一步调查。一方面,无论 CRC 模型中可用的临床前数据怎样,瑞戈非尼怎样在人类 CRC 中激活的机制仍有待探索。另一方面,通过瑞戈非尼医治,不同亚组的患病者能够获得不同的反应。用于细化患病者群体的生物标志物的验证和鉴定可能会从瑞戈非尼中收益。非常需要进一步的工作来确定当前研究的亚组。

总之,目前的证据表明,瑞戈非尼(Regorafenib)赋予了对标准医治无反应的 mCRC 患病者的生存好处。与瑞戈非尼医治相关的 AE 经常发生。考虑到瑞戈非尼的安全特性,需要进一步研究和临床实验来研究瑞戈非尼的剂量和替代方式,以探索用于医治选择的分子生物标志物。【微信:yaodaoyaofang】扫描下方二维码了解更多:

weinxin
微信咨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