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敏感是否更适合作为预测PARP抑制剂奥拉帕利疗效的指标?

  • A+

  目前3种PARP抑制剂治疗复发卵巢癌的适应证均以“铂敏感”为指征。在Study19、NOVA研究和ARIEL3研究中,、尼拉帕尼和雷卡帕尼均使铂敏感复发卵巢癌患者显著获益,而不仅仅局限在BRCA1/2突变或HRD的患者。那铂敏感是否更适合作为预测PARP抑制剂疗效的指标?

印度仿制药奥希替尼不是没有保障的药

   奥希替尼 最开始在我国上市的价格异常的高,对于普通的家庭来说,每个月需要这么多的治疗费用来治疗是不现实的,再加上靶向药治疗属于长期的过程,很多可以服用奥希替尼的患者大部分都是一代药物耐药,也就是说患者已经在前期就承担了特别多的治疗费用

  单纯强调BRCA1/2检测会遗漏可能从PARP抑制剂获益的患者,而HRD是PARP抑制剂潜在获益人群的相对可靠生物标志物,但涉及基因较多。BRCA1/2突变和HRD大多为胚系突变和家族遗传,其发生比例远小于“铂敏感”的范围,其原因并不清楚,因而仍有许多待解决的问题。

  “铂敏感”指征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BRCAm和HRD检测的不足,在复发卵巢癌患者中是目前较为可行的识别获益人群的方法。然而,依据疾病进展的时间间隔的“铂敏感”可能受到诸多因素的影响,缺乏确切判定“铂敏感”的生物学证据,这仍须进一步的深入研究,才能更好的理解PARP抑制剂的适应证。

  

免责声明:在本文所表达的意见/建议是作者独立的判断,印度直邮药房不承担任何责任。这些资料不应该被视为医生的建议或代替。请咨询您的治疗医生了解更多细节全球经济寻药,助力生命,点亮生命的曙光!。

weinxin
微信咨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