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比特龙抗性前列腺癌的旁路机制激活雄激素受体信号

  • A+

  肿瘤内类固醇生成及其在去势抵抗性(CRPC)和细胞色素P450,家族17,亚家族A,多肽1(CYP17A1)抑制剂治疗激素未治疗和CRPC患者中的潜在相关性尚未确定。在这项研究中,测试了在CYP17A1抑制期间累积的从头类固醇生成的底物是否可能在相关的临床前模型中促进细胞生长。PCa细胞系和它们各自的CRPC亚系用于体外模拟CRPC。前体类固醇孕烯醇酮(Preg)和黄体酮(Prog)用作从头类固醇合成的底物。TAK700(orteronel),阿比特龙和针对CYP17A1的小干扰RNA(siRNA)用于阻断CYP17A1酶活性。

奥希替尼9291对肺癌一线治疗有何影响?

  非小细胞肺癌(NSCLC)已经进入精准靶向治疗的时代,研究最深入的就是EGFR基因。对于EGFR阳性患者,应采用EGFR抑制剂治疗,那一线使用靶向药物后出现疾病进展,目前我们有哪些二线治疗方案?如果检测结果提示是EGFR-T790M的突变,我们首选奥希替尼,从循

  抗雄激素RD162用于评估雄激素受体(AR)的参与。通过3-(4,5-二甲基噻唑-2-基)-2,5-二苯基四唑溴化物测定法测量细胞生长。通过逆转录聚合酶链反应(RT-PCR)定量AR-靶基因表达。使用具有绿色荧光蛋白(GFP)标记的AR的细胞进行核输入研究以评估前体类固醇直接激活AR的潜力。Preg和Prog在VCaP,DuCaP,LNCaP及其各自的CRPC亚系中刺激细胞增殖和AR靶基因表达。用TAK700,阿比特龙或siRNA 抑制抗雄激素RD162但不抑制CYP17A1 能够阻断Preg-和Prog诱导的增殖。与TAK700相反,也影响二氢睾酮诱导的细胞生长,表明直接AR结合。

  此外,Prog诱导的AR易位不受TAK700或阿比特龙治疗的影响,而它被AR拮抗剂恩杂鲁胺有效阻断,进一步证明了Prog的直接AR激活。临床相关水平的Preg和Prog在阿比特龙治疗的患者中累积激活AR 可能是CRPC的驱动因素。这些数据为CYP17A1抑制剂与抗雄激素的结合提供了科学依据,特别是在过度表达或突变的AR患者中。

  

免责声明:在本文所表达的意见/建议是作者独立的判断,印度直邮药房不承担任何责任。这些资料不应该被视为医生的建议或代替。请咨询您的治疗医生了解更多细节全球经济寻药,助力生命,点亮生命的曙光!。

weinxin
微信咨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